欢迎您北京石篆居画廊!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美文欣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生活随想 >> 浏览文章
缘于一个书法家的梦想
浏览次数:106973次 更新时间:2015-01-31 09:38:00


缘于一个书法家的梦想


撰文:李文进

喜欢在地上画字、喜欢在墙上写字、还喜欢在课桌上刻字。如果你问我这是哪个淘气的小孩子,我可以给你一个回答:那就是一个满脑子充满着书法家梦想的我。缘于童年时代的一个书法家的梦想,令我整个青春为之奉献。

只因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当你还沉浸在书法王国的梦想世界里的时候,同龄人已经不知不觉中大学毕业,当他们有的成长为企业家、商人和专家学者的时候,我依然背负着书法家的梦想走过了而立之年,当你还在用毛笔炫耀着自己的一手好字的时候,人们已经坐在键盘前敲打着文字,当我发现在市场经济中无法靠写字来生活的时候,才发现为了书法,我已经自己将就业的大门关上了,整个人一副小姐身材丫鬟命的样子,发现自己既不能适应现代化办公,又登不上大雅之堂向人传授哪怕是书法知识;既不能一呼百应带领人们发财致富。也无法独自一人富甲一方,正所谓不能达济天下,则独善其身,退回到自己的梦想的王国里。

说来不怕你笑话,为了将书法练习好,我是这样对一个曾经还只有二十三的我说:至少要有五年不能恋爱,不能贪玩,独自一人穷居闹市,不要和女孩子说话,也不要去什么地方旅游,一心一意埋头翰墨的世界,挥洒着青春的笔墨。我时常独自一人就这样陶醉在笔歌墨舞、翰逸神飞的世界中不亦乐乎。在这样一个陶醉也罢、苦楚也罢的日子里,你无法想象一个年仅二十岁的男孩客居京城的感觉,他是怎样靠着在社会底层打工生活过来的?又是怎样坚守着自己的梦想的。其实答案很简单,当一个人心中只装着一个梦想,且又自断退路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叫着“逼上梁山”的汉子,什么叫别无选择的穷途。但对于我来说,这个书法道路上的“穷途”并非“末路”。因为梦想是我唯一的动力,梦想也让我看到了前方的亮光。也就是这梦想的双手搀拉着我,带我一路走过来。

当我曾经蜗居在京城八平方米的房子里临池古法的时候,我可以经常一天都不需要说话,却并未觉得寂寞。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书法是我唯一的朋友。天气炎热时开着劣质的小电扇,扇出来的却总是热风,天气寒冷的时候,屋里烧着蜂窝煤炉子,虽然带给我一丝丝温暖,却曾经两次被煤气熏得差点下落阴间,虽害怕过,但每天早晨睁开双眼就很开心,知道自己依然存在,梦想就会继续下去。

艰辛寂寞的环境并未夺走我的信念,因为我懂得和晋代的王羲之对话,又和唐朝的颜真卿神交,还可以和宋代的米南宫面对面交谈……。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迈着坚定的步伐向着那梦想进行的时候,我已经能够经常回头听到耳边的掌声、赞许声和那一个个肯定的欣赏的眼神的时候,心里边便得到了一种极大的满足。尽管现在看起来那个时候的书法功底还是很薄,然而这并不妨碍我因着书法在人们面前骄傲地昂首挺胸,俨然一副书法家的样子。就这样带着一种书法家的气息,装着红颜知己的一再鼓励,我终于走进了书法的大学堂——首都师范大学。当我靠着书法的梦想一步踏进了书法的高等学府的大门的时候,系统、全面的书法学一下子把我变成了“小学生”。当我得意洋洋地向老师交上我的第一件临摹作业《兰亭序》的时候,老师说我基本上还不会写字,这犹如当头一盆冷水,心气一下子凉到了冰点。然而,也就是这当头一盆冷水又重新唤醒了我的书法梦,这时候的书法梦已经接近真实的味道了,也就在仅仅一周的时间里,老师说我基本上要入门了,比上周的作业进步很多。这对于我来说,可谓艺术道路的转折点。因为我已经真的闻到了翰墨的香气。

当你正践行在梦想的旅程中的时候,那时候的感觉是最美的,记得第一次去首师大报名的时候,由于北京的道路改造,已经将我的方向感完全打乱了,正当我在首师大附近的路口徘徊不知方向的时候,便急着向身旁的一位陌生的大姐问路,她说跟我走吧,便问我去首师大何事?我说去报到,接着又问我学什么专业?我说:书法学。大姐感慨地说:“那是阳春白雪啊”!我心头微微一惊,稍作沉思,说:虽曲高而和寡。姐姐怎知我之所为?为着那极雅的事业,我相信,既然鸟有凤而鱼有鲲,书法界定有我之独成一家矣!

 如今我的作品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可、接受,这对于我来说,已是十分欣慰。我也非常高兴能够向世人展示书法的魅力的同时能够传递着这样一种美好的信息——只要我们彼此都能珍惜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梦想,当你能够成为阳春三月里的那片雪儿,其素雅之高贵与春之芳华共荣的时候,此情此景不正是一幅极美的画图吗?

若有人问我,当你踏上了那条漫长的寂寞之路,并未多得喝彩的掌声,你有没有觉得孤独呢?或者你今天一路走来,你觉得书法家的梦实现了吗?我要怎样回答你呢?这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若逃离这个“认证”的时代,回到齐白石、吴昌硕、李可染、的时代就好办一些,那个时候的书法家也好,大师也好都有一个很好的民意基础的,也就是说,由于没有官方协会组织,艺术家首先是由民间自下而上认可,然后是官方承认其社会地位,如今的世代已经发展成为自上而下的“认证”,然而这种“认证”所形成的官方机制早已置艺术家于尴尬的境地,以至于许多书法家为求得一张《中国书法家会员证》而不惜放弃个人宝贵的艺术个性,转而求其“大同”,难怪有识之士疾呼:这是一个没有大师时代,更是一个不能产生大师的时代。你要问我是不是书法家,我只能告诉你,我有你们想要的“字”,却没有你们想要的会员证。但这并不妨碍我心中的那个对梦想的向往——一个不再朦胧的书法家的梦。

 

     2011812日 晨 于心堂




【首页】  【返回】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路十一号二层1358号  电话:010-8868 2121  QQ:1024613974 Email: jijuzhe1973@126.com
版权所有:北京市石篆居画廊有限公司 京ICP备 1401960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