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北京石篆居画廊!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美文欣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浏览文章
徐铎|开年有志
浏览次数:1616次 更新时间:2022-01-12 10:14:27

元旦的第二天,网络作家李鹏飞来访。他发表了一番感慨,因为疫情,人人都有些茫然而不知所措。确实,因为疫情,很多事情生出了意外,很多事情也不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可预知。无论如何,日子还是要过下去,新的一年刚刚开始,总不能茫然而消沉,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都不可以碌碌无为,只要活着,每一天总要有所作为。过一天很容易,过一年也不漫长。


刚刚送走了李鹏飞,我接到了微信的一个信息,一个似曾相识的信息,是从北京打来了……这些天,这个人的影子就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面徘徊……他是我的一个挥之不去的朋友,可以说是我的一个忘年交朋友……我与他已经有二十三年没有见面了,今年元旦后的第一天,意外接上了线,惊喜之余,也让我不禁感慨……这个年轻人终于闯出了自己的一片事业的天地,这个年轻人的理想也终于得以实现……视频通话之后,见到我惊喜之余的感慨,妻子也认识这个年轻人,她也发表了一番感慨,呆在家门口,守着自己家的那一亩三分地耍威风,算什么本事。真正有本事,到外面的天地去闯一闯。瞧瞧人家这个年轻人……



九十年代,因为国家旅游度假区的建立,我经常要去北京。我喜欢北京,它不仅仅是中国的首都,更是文化荟萃之地。每次到北京去,只要办完了公事,我都要会会朋友,或者去一些风景名胜看一看,这个都城,有着观赏无尽的名胜,潘家园也是我喜欢去的地方,在那儿,是中国最大的真假古董集散地。这两次,我与在北京混的大西北的作家刘玉峰见面。刘玉峰是挺有勇气的,我与他相识在上海大学青年作家培训班。后来,他在德令哈担任了《潮海潮》杂志的副总编辑。因为不甘心自己生活在内地,他先是到深圳打拼,后又来北京闯荡。文人能有什么本事,靠着给人写点纪实文学混日子。


(李文进创作的鸟虫篆作品)


记得那一次我到北京,我们见面,他给我带来了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叫李文进,安徽人,不过二十郎当岁,生着圆脸,个头不高,精神头倒是挺足的。他来北京打工,是个在工地上出苦力的小农民工。刘玉峰与他交往,可不是因为他是个小农民工,而是因为偏偏这个小农民工不甘寂寞,他喜欢篆刻,闲下来,便拿来石头刻字。别的农民工喝酒打牌,他闷着头刻个不停。刘玉峰与他偶然相识,大概也是让这小子身上的那股子劲头给感染了,便与他说起了我这个喜欢书画的作家朋友,并承诺,下次我到北京来,一定让我们认识。听过简单的介绍,我便对这个名叫李文进的小农民工有了好感。

不是我与生俱来同情弱者,一个打工者,在自己的休息时间,没有像那些农民工们喝酒赌钱,而是选择了篆刻这门艺术,只要有时间,他便闷着头刻印章,还有学习书法,尤其是篆书,刻印章,至少要懂得篆书。在此之前,在安徽老家,他并没有涉足书法篆刻,来到北京,他才萌生了篆刻念头。篆刻也并非在石头上刻字那么简单,中国传统艺术都需要有厚重的文化作为种基础,才有可能砥砺前行。

或许这个李文进与生俱来与篆刻有缘,他一上手,便能在石头上面刻出字来。且不说好与坏,这里面有先天的一种敏感。除了艺术感悟之外,篆刻还需要手头上的灵性。当他自我感觉不错时,他也在寻找突破口。北京是文化中心,九十年代,各种各样的书展经常举办。凡是到书展上的人,大都是读书人,有文化的人,李文进就背着书包,背上一包石头,手上拿着一把篆刻刀,给人刻章,他刻名章,也刻藏书章。他用的都是普通石头,他也不要高价,五块钱一个字,刻一个章子也就二三十块钱。看书展的人也感觉很好奇,一个乡下来的小农民工,竟然能刻印章,刻藏书章,而且刻得有模有样,不少人都凑上前来,刻一枚章子瞧瞧。现场观摩,大家觉得很惊奇。平时篆刻这门艺术距离大众挺遥远的,可展会上,一个乡村的毛头小伙子竟然一阵铁笔刻过石头的刷刷声,功夫不大,一枚印章便刻好了。李文进以这样的方式走上了属于他的艺术道路,开启了他的另一种崭新人生……


只要你下决心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奔波,你就有幸运,就有机会。还是在书展之上,李文进与孙竹老先生邂逅了。老先生就是携带李文进走进艺术殿堂的那位贵人。孙竹是民国时期的老艺术家,后来受到了不公正的政治迫害。遇见李文进,老先生也是十分惊奇,难得这样一位上进的年轻人。他指导李文进怎样刻好印章,他是李文进在走进艺术殿堂的领路人。


李文进的另一位贵人,便是毕业于人民大学的云子姑娘,她鼓励李文进到高等院校进修深造,想在艺术道路上走得更远,只有深造,首都师范大学的书法专业是国内一流,应该到那里拜师学艺。首都师范大学进修的经历对于李文进的一生都是至关重要的,他对于书法篆刻的认识与理解,有了一个升华。这次进修,影响到了他的一生。


人与人的接触,也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李文进在北京一直与作家艺术家们交朋友,近朱者赤,近墨者墨。李文进不仅以篆刻在首都立足,他在文学艺术上也不断进步,修养不断加深。他在专业的期刊上发表了文艺评论文章十多篇,他还出版了文艺评论专著,他也成为了中国评论家协会的会员。如今的他不仅是中国散文学会的会员,他也是中国诗词学会的会员。我读过他的几首诗作,写得非常地道,让我也很佩服,如今的李文进是不错的诗人,名符其实,货真价实。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是世界的大都市。北京巨丽高大,但绝对不是高不可攀。记得二十多年前,从我们大连走到北京的著名漫画家王复羊先生,在与他的一次闲谈时,他就跟我说过,北京确实到处都是精英,但这些精英们都不是北京人,而是从全中国各地到北京来的外地人。真正的北京人,并没有多大的作为,像那些八旗子弟,他们不思进取,又扔不下架子,还想着挣钱,买辆做煎饼馃子的平板车,自己丢不下面子不做,雇个人来做,他本人还不放心,拿个马扎子,坐在板车旁边,手里摇着蒲扇,看着做煎饼馃子的师傅有没有藏匿他的钱。王复羊先生不愧是漫画家,廖廖几句,便把这八旗遗粩遗少的脸嘴脸刻画得维妙维肖入木三分。幸好北京有这些前朝子弟,才给了全国各地的精英们机会,也给了李文进机会。

咱不管八旗的遗老遗少有多大的出息,北京确实给了很多人很多机会,北京的七九八,北京的宋庄,从我们大连走到北京的陈光明,他的油画不仅获得了文化部的金奖,他的油画也成了港澳东南亚的抢手作品。在宋庄闯荡的,还有大连另外几位画家,不敢说他们如今混得人五人六的,但他们至少能够以画为职业,以画为生,并不吃体制内的饭,这就不简单,这就让人佩服。靠着体制内的那点优势,吃国家给的饭,依仗着手中握有的那点小权力,吃点好处小回扣,就是门后耍大刀,炕头汉子的精神。当年在索家营,我就遇到了一位租住在这里的大连姑娘,我忘记了姑娘的名字,姑娘就是靠着给人家写稿子,写方案挣钱为生。姑娘在大连文学圈子里没有一丁点的名气,可她在北京竟然能够以文为生,我们文学圈里的人有几个所谓的作家能与姑娘相比。当年姑娘还动员我,老师到北京来吧,虽然辛苦,但在这里能交到很多的朋友,能遇到很多的机会。我那时候已经人到中年,有公职,当个小处级干部,手头还有点小权力,舍不得丢下眼前的这点权势,又不敢冒风险,放弃了像刘玉峰那样在北京打拼的机会。刘玉峰如今也很好,他在北京已经有了自己的住房,要知道,我们大连的房子可不能与北京的房子相比,不是一万一平,而是几万十几万一平。凡是有志者,事业都有成。凡是小富即安者,事业即使有成,也是小成而无大成。

二十三年后,再与李文进重逢,这位当年的小友确实让我刮目相看,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刻印章的打工仔了,他已经是一位真正的诗人,评论家,书法篆刻家了。他已经在北京娶妻生女,他有了自己的画廊,自己的公司,他有能力让自己的小女儿受最好的教育,他的女儿李荣谦,聪明伶俐,秉承了父亲的艺术遗传,参加德国波恩国际钢琴大赛,获得了青少年组比赛的大奖。如今的李文进,是中国书协培训中心考级注册老师,他获得的这些头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名符其实,他已经成了北京一分子。用李文进的话说,在北京,比他活得好的人很多,但也有很多人不如他的。

我不仅仅是想用他的奋斗精神激励年轻人,李文进是一个挺成功的篆刻艺术家,他也是幸运的。但我更是想借着这个话题,说一种生存精神。世界最没有出息的就是坐享其成,就是无聊的自我安慰,就是百无聊赖的等待,等待着天上掉下馅饼来。当下社会上有许多骗子,原因就是社会上有太多梦想着天上掉下馅饼来的人。我们痛恨骗子,但也不要同情那些被骗的人。

有一位登山家,他的父亲在攀登那座险峻的山峰时遇难了,可多年后,儿子仍然要攀登这座险峻的山峰。有人劝阻他,你父亲当年已经死在了登山的途中,你不能明知有死的危险而不顾,再次去登山,这不是愚蠢吗。登山家问,你的父亲死在哪里?那人回答,我父亲死在床上。你的祖父死在哪里?那人又回答,也死在了床上。登山家不再说什么,登山家不愿意死在床上,大山才是他的归宿。你可以死在床上,当然也可以死在大山之上。人生的归宿,为什么不能悲壮一些。

新年伊始,我想写这样一篇文章激励自己,自己一生这样走过来了,也要这样走下去。有事总比无事好,有志总比无志强。我相信很多朋友会赞同我,也会像我一样……




本文作者徐铎:中国作协会员,中国作协书画院艺委会委员,大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发表各类体裁的文学作品近千篇六百余万字,其中长篇小说《大码头》获得华东六省优秀图书一等奖,改编为话剧在国家话剧院公演,此作品荣获辽宁省五个一工程奖。中篇小说《,记忆红薯》获得了辽宁文学奖,多次获得政府奖项,有中短篇小说被《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转载。两次当选“大连市文学艺术界十位有影响的人物”,获得“辽宁省最佳写书人”、“全国书香之家”称号。



【首页】  【返回】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路十一号二层1358号  电话:010-8868 2121  QQ:1024613974 Email: jijuzhe1973@126.com
版权所有:北京市石篆居画廊有限公司 京ICP备 14019602号

微信公众号
在线联系+V